麻豆传媒新年贺岁正在播放

麻豆传媒新年贺岁正在播放

别墅大门处,气氛紧张。

一个是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,十杰之首,行政院太子爷,无数光环加身,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。

而另一位,枢机院辖下七队长之一,能坐到这个位置,哪怕只是最末一位,也证明了自身的强大以及武管会诸多高层对他的认可。

这两人的对立,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行政、枢机两院之间的矛盾。

现状就是如此!

一时之间,剑拔弩张。

空气中弥漫着森然萧杀的味道。

院子里面。

那几个年轻人聚拢在一起,远远观望,小声议论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好像是穆鹤鸣想出去。”

“不是说谁都不能随便出去吗?”

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

“对啊,所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“穆鹤鸣不是那种故意挑事的人啊,他出去干嘛?”

“我刚刚隐约听到他说……他的父亲要来了。”

“啊?”

这群年轻人齐齐一惊。

有资格出现在这里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这位十杰之首的父亲是谁。

那可是一位不得了的牛人!

在他们这些年轻人心中,甚至比古宗名老人还要高不可攀。

毕竟古宗名老人一向深居简出,不问世事,关于他的传说一直停留在几十年前。

而穆镇华就不一样了。

穆镇华正值壮年,无论是体魄还是精气神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,加上近年来的强势作风,使得他在年轻一辈中的声望不断高涨,甚至有隐隐压过会长李如一的迹象。

一人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位穆院长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废话,肯定是和昨天那件事有关。”

“陈遇?”

“八九不离十了。”

“啧啧,我还以为最多就是程部长亲自前来呢,没想到竟然惊动了穆院长,有这必要吗?”

“们不会真觉得穆院长是为了陈遇而来吧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呵呵,我承认陈遇很厉害,但只是他的话,程部长一人前来就足够了,怎么可能劳烦穆院长大驾?”

“是说?”

“没错,能值得穆院长亲自出手的,就只有和他同等级的人物!”

说到这里,一群年轻人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别墅。

诺大一个神州,称得上和穆镇华同等级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,而此刻在江南的就只有一人而已。

古宗名!

也就是说——那位穆院长是为了古宗名老人而来?

这群年轻人的心中掀起了惊涛巨浪。

有人喃喃道:“要……变天了。”

……

另一边。

穆鹤鸣脸色阴沉,一双丹凤眸子死死盯着温正鸿,沉声说道:“温队长,我一向很敬重。”

温正鸿淡淡说道:“既然敬重我,那就退下。”

“没有商量的余地吗?”

“当然有。”

“嗯?”

温正鸿指了指他身后的别墅,说道:“去找老院长说吧,老院长点头的话,我自然不会阻拦。”

穆鹤鸣的双手攥紧,又松开,心中思绪起伏。

他心里很清楚,如果自己直接去问的话,古宗名老人不会点头,但也不会摇头。

因为以那位老人的身份地位,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。

这也是他敢硬闯大门的原因。

闯不过,那就乖乖留下来。

闯过了,古宗名老人也不会说些什么。

任凭自然而已。

穆鹤鸣深吸了一口气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看来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然后将那口气缓缓吐出。

与此同时,一股巍然气息自他身上释放而出。

温正鸿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“要硬闯?”

“请指教。”

穆鹤鸣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随即,身形下沉,蓄势待发。

温正鸿咧嘴一笑,伸出右脚,用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划。

嗤喇——

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竟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。

温正鸿指了指地上的沟壑,说道:“过了这条线,就算赢。”

“好。”穆鹤鸣也没有矜持,很干脆地点头。

然后——

“嘭!”

一声暴响。

地面炸出了一个凹坑。

穆鹤鸣身形暴起,目标却不是温正鸿,而是大门。

只要冲出大门,冲过那条线,那就可以了!

但有那么容易吗?

当然没有!

“嗖!”

温正鸿身形一闪,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右手扬起,一拳轰出。

身前空气发出阵阵轰鸣之音。

温正鸿不敢怠慢,抬手格挡。

“嘭!”

两人碰撞,发出一声巨响。

气机如涟漪扩散,掀起一圈圈的烟尘。

巨大的力量冲击使得两人各自倒飞出去。

但穆鹤鸣在倒飞途中,硬生生止住惯性,身形下沉,一脚跺地。

“轰!”

地面寸寸崩裂。

他整个人腾飞而起,如利箭般再次射向大门。

不远处的温正鸿猛然抬手,虚空一握。

“浩然一气!”

霎时,天地之气疯狂汇拢而来,凝聚在他的手心之上。

“贯长虹!”

凛然一喝。

体内的混元之气爆发而出,融合天地之气,形成一股宏大气劲,犹如惊涛骇浪般扑涌而去,仅仅一瞬之间,便将穆鹤鸣吞没。

但下一秒。

“轰!”

气劲迸散。

穆鹤鸣逆流而上。

眼看着就要跨过那条线。

就在这时,温正鸿已经来到他的面前,狠狠一拳,砸来他的额头之上。

穆鹤鸣被砸得身形后倾,可在他飞出去之前,他还是抬起右脚,重重踹在温正鸿的小腹上。

“嗯唔——”

“嗯唔!”

两声闷哼。

两人不停倒退,足足拉开了三十多米才停下身形。

短暂的碰撞后——

穆鹤鸣的额头上出现一片红肿,脸色泛起微微苍白,嘴角渗出了一缕血丝。

温正鸿的样子则要好上许多,除了小腹处多了一个脚印外,仅仅是呼吸急促而已。

显然,温正鸿占据了一点上风。

但这点程度的上风,根本不足以奠定胜势。

温正鸿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深吸一口气,再次集中精神,摆出架势,沉声道:“再来!”

穆鹤鸣神色凝重。

虽然他被誉为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,但也仅仅是局限于年轻一辈而已。

以他现在的实力,想要对付温正鸿这种在混元归虚境界中浸淫已久的老油条,还是太勉强了啊。

Tagged